<code id="lmtli"></code>
    <var id="lmtli"><rt id="lmtli"><big id="lmtli"></big></rt></var> <acronym id="lmtli"></acronym>
    <var id="lmtli"><strike id="lmtli"><small id="lmtli"></small></strike></var>
  • <code id="lmtli"><rt id="lmtli"></rt></code>
    <label id="lmtli"></label>

    <var id="lmtli"></var>

  • <code id="lmtli"><rt id="lmtli"></rt></code>

    1. 舊版 English

      青春的榜樣 | 李燃 : 有意義的“燃燒”

          李燃,光華管理學院2017屆博士畢業生,組織行為與人力資源管理專業,導師王輝教授。2017年畢業當年,他即獲得日本一橋大學商學研究科教職工作機會,并赴日任教,現于一橋大學經營管理研究科擔任講師,研究領域為“領導力”。李燃校友2010年本科畢業于上海外國語大學,2013年碩士畢業于美國新澤西州立羅格斯大學。

       

       

      求學:踏實專注,不斷超越

      1、是什么原因使你選擇攻讀光華組管方向的博士?

      本科階段我學習的是英語語言文學專業,碩士階段學習公共事業管理。選擇來光華讀組管方向博士有幾個契機和原因。首先是我自己一直對這一領域的研究很感興趣。很小的時候,我偶然間翻起過一本《工業心理學詞典》,覺得里面的內容很有意思。雖然只翻閱了1個小時,但是印象特別深刻,算是埋下了一顆小小的種子。其次,我碩士從美國畢業的時候,原本打算回國就業,但是國內的招聘季和美國畢業歸國存在時間差。期間,我偶然看到新聞報道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正在進行試點改革,開放接收海外碩士學歷的人申請博士項目。當時清華開放的項目理工科偏多,但北大開放申請的專業中剛好有和工業心理學相近的組織行為學,而自己又符合條件,不想錯過機會,就提交了申請。最后,我讀博士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和碩士學習不能滿足我自己追求突破和挑戰的性格也有關系。碩士學習期間也學到一些研究方法,但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這對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而言是不夠的。

      2、分享一下你申請光華博士項目的經歷吧

      定下申請目標以后,我買了考試科目的教科書,當時是一邊在聯合國總部實習,一邊寫碩士畢業論文,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看書和學習。再就是結合光華各位老師近期發表的論文,及自己感興趣的研究問題,思考了一些未來發展的可能方向。當然,當時自以為想的很好,現在看來其實都是非常幼稚甚至錯誤的。不過,我想這些思考還是有價值的。

      申請過程中,最難忘的是面試環節。一個人面對六位教授的輪番提問。盡管我組織學生社團期間接受過很多專業的舞臺訓練,面對這種場面仍然覺得招架困難。一回答起問題來就發現自己和教授們的水平差距非常巨大,回答中的很多漏洞,話音未落就被指出來了。與老師們在學識上的差距令我非常震撼,但也因此對這次機會倍感珍惜,且決心如果有幸被錄取一定要發奮學習。

      3、光華的博士生涯帶給你哪些重要的影響?

      讀博士期間有很多人和事對我產生過深刻的影響。尤其是我的導師王輝老師,他兼具治學的認真態度和為人的親切風趣,既能低調做人,又能高調做事。可以說,他的言傳身教使我感受到成為一個學者的真實與快樂。其他老師和同學們也都給我樹立了非常好的榜樣,他們以自己的優秀推動我檢討自我,超越自我,不斷學習。

      光華的老師和同學們都是不斷追求卓越,不斷追求突破,并且形成一種集體性的,但是開放性的緊密聯系,這使我堅定地相信,我們可以通過自身扎實的努力在學術貢獻和社會貢獻兩個方面均登上更大的舞臺,肩負起更重大的責任。從個人的認知層面,光華的博士訓練徹底地改變了我認知世界的方式。通過這些學習、訓練和思考,我開始以更加科學地方式和視角看待和分析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

      4、你是如何確立自己的職業志向的?

      我是文科生,在讀書的過程中,一直相信學者是可以改變世界的。但是直到博士階段,接觸了一些相對比較前沿的研究問題,我才直觀地感受到,我的努力和推動世界進步的聯系。我的一點點貢獻,對社會而言雖然微不足道,但對我個人而言卻是令人振奮的。也是在這個階段,我才開始真正覺得自己想要成為一個學者。

      就我個人而言,既接觸過國企、外企的工作,也接觸過政府機關和國際組織的工作,但是這些工作帶給我的滿足感遠遠不如學術工作多。經過比較,并結合個人的價值觀,我更加確定了學術道路的志向。但這只是我個人的經歷,我認為其他人并不需要像我這樣浪費太多時間,只要多了解社會,多和經歷豐富、見解獨到的人聊一聊就可以省去這些彎路了。同時,我覺得比起了解世界,了解自己或許更重要一些。

      我從來不覺得海外教職和國內教職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有賴于以徐淑英老師為代表的海外學者的貢獻,光華和一批中國頂尖大學的培養模式越來越國際化。我認為任何能夠勝任國內優秀大學教職的人都可以毫無障礙地勝任海外教職。事實上,我一開始找工作的時候更擔心的是自己不能勝任教職,而不是勝任哪里的教職。

      5、回顧自己的博士求學道路,你會給予有志于學術的學弟學妹怎樣的建議?

      我的建議可能是片面且錯誤的,但是如果我能回過頭去,給剛剛踏上學術道路的當初的自己一些建議的話,我建議自己:1)再踏實一些,專注一些,不要浮躁地受他人影響;2)從整個職業生涯的角度來看待當下的任務,而不是以能否盡早發文章,盡早畢業這樣短期目標的角度來看待問題;3)應該從一開始就把學術當做一份事業去做,而不是一個學習階段。

       

       

      從教:敢于夢想,勇于行動

      1、在你看來,是什么原因使你畢業后能夠獲得海外高校的offer?

      我想我個人的競爭力是次要的,最大的競爭力首先來源于中國和北京大學的國際化發展與進步。其次,求職過程中,王輝老師給了我很多很重要的建議,這些建議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

      我個人覺得值得注意的是,我雖然從小學開始就在一所由牛津大學研究生授課的中山路小學就讀,此后也經常和外國人接觸,還在美國的羅格斯大學拿了碩士學位,這些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我的英文能力,但實際上我的英文水平并不比一般的北大學生好太多。我相信世界各地的人都是大同小異的,我個人認為這種認識,使我在和任何人打交道時都能保持足夠的自信,這一點反而才是最重要的。

      2、對于海外高校和國內高校有哪些不同的感受?是什么原因使你選擇走出國門?

      從總體上看,我個人覺得目前發達國家高等教育的資源集中度相比中國低、國際化起步早;具體看一橋大學,考慮到這所學校我從事的研究領域在日本具有優勢地位,也能較好地發揮我的比較優勢,而且距離祖國很近,能便于我保持和國內學術界與商業界的合作。

      綜上這些方面,海外教職對我個人職業的早期發展是有利的;其實國內的高等教育各方面正在迎頭趕上,但因為我本人碩士階段也是在海外留學的,所以個人對于適應海外生活有一定的自信,想出去多看看闖一闖,因此最后就決定了去一橋。

             3、從教期間,你在教學與科研方面有哪些收獲?

      教學方面,我教授的課程國際學生比較多,因此在課程設計和與學生互動上積累了一些國際化的經驗。科研方面,我感受到中國學術界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優勢,一是國際交流,尤其是向頂尖的海外華人學者學習的重要性,學習的內容包括課程設計,領先的研究方法,學科發展方向的把握等等;二是學者們形成了緊密而開放的社群,因此可以極大地提高知識傳播的效率,增加合作的機會,提高可共享資源的利用率。

      4、對于有意尋求高校教職機會(特別是海外高校)的同學,你認為他們應該著重考慮哪些問題?又會給予他們怎樣的建議?

      我認為有意在高校求職的同學最好能夠比較全盤地考慮人生規劃,同時又能敢于夢想,勇于行動。

      5、對于未來,你對自己有怎樣的期望與要求?

      我認為,光華的邊界遠遠超出了組織本身,已經形成了一個聯系緊密且發展潛力巨大的互相支持的社群,相信這樣一個社群會發展得越來越好,希望我能在這個社群中做出自己的貢獻。我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對光華的未來充滿信心。我希望自己能在不久的將來,對人類知識的進步作出真實而有意義的貢獻。

       

       

      (轉載自光華管理學院網站)

      返回
      香港限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