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lmtli"></code>
    <var id="lmtli"><rt id="lmtli"><big id="lmtli"></big></rt></var> <acronym id="lmtli"></acronym>
    <var id="lmtli"><strike id="lmtli"><small id="lmtli"></small></strike></var>
  • <code id="lmtli"><rt id="lmtli"></rt></code>
    <label id="lmtli"></label>

    <var id="lmtli"></var>

  • <code id="lmtli"><rt id="lmtli"></rt></code>

    1. 舊版 English

      年輕博導談心得——生命科學學院胡家志

      自1999年國家下放博士生導師審批權以來,北京大學博導遴選制度經歷了從教授中遴選博導(1999年)—破格遴選副教授博導(2003年)—“不固定資格制”遴選博導(2005年)—博導遴選備案制(2015年)—新聘教師博導資格直接確認(2018年)的改革發展歷程,在促進年輕教師成長,優化導師隊伍結構方面始終走在全國高校的前列。過去十多年來,有許多新體制助理教授成為博士生導師。目前,年輕教師已經成長為北京大學博士生導師隊伍的有生力量,呈現出勃勃生機。在北京大學百廿校慶之際,本欄目推介各學科年輕博士生導師,以經驗交流為專題,分享他們指導博士生過程中的經驗與感悟、心得與體會。

      胡家志,1984年出生。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及北大-清華生命科學聯合中心研究員。

       

      對于生物這類實驗科學的學生來說,數據利用和分析處理是學術訓練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借鑒嚴復先生的“信達雅”理論,我從三個方面對學生進行指導。

       

      一、“信”,是指正確、客觀地進行數據分析,使結果準確可靠。

      這是論文的根基,是每個學生必須掌握的基本功。對于高通量的數據分析,學生往往會出現兩種問題:一是不敢分析,或是只做簡單的低層次分析,結果呈現的就是一個半成品;二是分析得太“徹底”,得出一個高度概括的結果,讓人無法判斷其分析過程是否可靠。基于此,我要求學生要做多人交叉驗證。同時,不僅檢測最后的結論,還要對比原始數據中的多個重復,讓學生們明白每一個數據都非常重要,絕不可任意丟棄。

       

      二、“達”是指在數據圖表的安排要考慮到邏輯的合理性和證據鏈的完整度。

      科學是講究邏輯的,在已有可信結果的基礎上,下一步就是如何將數據用合理的邏輯連貫起來,形成一個“吸引人”的科學故事。編排好圖表之后,我一般會讓學生們在組會上口頭報告。這一報告過程中,學生們能直觀感受到“故事”是否清楚,證據是否充分,支撐關鍵結論的證據鏈是否完整。“達”,需要學生了解領域進展,對實驗結果中的“閃光點”有清晰的了解,確定邏輯圍繞的中心。

       

      三、“雅”是指數據圖表呈現方式需要簡單美觀、重點突出。

      一篇完整論文包含的數據量很大,涉及到的元素也很多,學生們完成的第一稿圖表往往就是一鍋“大雜燴”。數據大量堆砌,邏輯雖在,但關鍵點卻不突出。此時,我一般要求學生做口頭陳述,講出要點,并把不重要的數據放到補充圖表中。最后力求圖表的美觀,即圖表格式、顏色搭配、字體及顏色以及圖表大小和位置等,讓學生在不斷嘗試和比較中找到一種簡練美觀的表達方式。“雅”,要求學生有一點美學常識,但不能破壞數據的正確表達。

      胡家志主要研究領域為免疫基因組學與疾病,即利用免疫學與基因組學的交叉進行免疫系統的發育與疾病的免疫診療方面的研究。近五年在CellNature BiotechnologyPNASGenome BiologyNatureProtocols等知名期刊發表論文十余篇。自2016年組建實驗室,并開始指導博士生進行科研。所指導的博士生中有人自加入實驗室半年以后便有科研成果發表,并在會議上做英文口語報告和海報介紹,獲得會議優秀海報獎勵等。

      返回
      香港限制级